黃金坪經濟區西裝目前仍有大片土地待開發。南都記者 張晗 攝
2012抗癌食物排行年6月21日的朝鮮羅先港。CFP供圖
  丹東商系統家具人發現部分朝鮮駐中國商社人員返回
  延邊商人則得到中方或組建公司系統家具投資的樂觀消息
  2013年12月17日,許多在華朝鮮人出現在丹東市鴨綠江斷橋一帶。這裡是朝鮮駐沈陽總領事館常駐丹東辦公室所在,他們來此紀念去世兩周年G2000的朝鮮前最高領導人金正日。
  朝鮮當局處決素有“二號人物”之稱的張成澤後,這是朝鮮第一個全國性重要紀念日。一些在朝投資的中國商人參加了紀念活動,他們試圖通過蛛絲馬跡判斷朝鮮未來對中資的態度。
  擔憂不無道理,中朝共同開發和管理的羅先經濟貿易區和黃金坪、威化島經濟區,張成澤曾是朝方主力推動者。
  丹東的商人註意到,朝鮮部分駐中國商社的領導已返回國內;延邊的商人則得到了中方或組建公司投資的樂觀消息。
  低調的黃金坪經濟區
  朝鮮前最高領導人金正日去世兩周年紀念日,朝鮮國內舉行了隆重的紀念儀式。這次活動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2013年12月12日,一直被視為朝鮮“二號人物”的張成澤遭到處決,觀察家們細數出席與缺席紀念活動的朝鮮政治人物,分析朝鮮政局的走向。
  在中國丹東的紀念儀式上,出席的中國商人們正試圖用同樣的方式,讓自己及早規避風險。一名東港市商人發現,一些原駐華工作人員並沒有在儀式中露面,有人告訴他,這些人已經返回朝鮮。另一名丹東市的商人也獲知了同樣的消息。他們並沒有向南都記者透露這些人的名字,但在一年前的同一日,類似的情況並沒有發生。
  商人們擔憂,駐華朝鮮人士返國之後,朝鮮國內會出現更大規模的政治整肅,繼而影響他們在朝投資。前述東港市商人在朝鮮擁有鐵礦、酒店等生意,他們聯絡了在朝人員,得知這些投資暫時未受影響,仍可繼續運作。儘管與朝鮮官方有著緊密的關係,這些商人們仍沒有放下憂慮,“將來會發生什麼還不知道”,他們現時能做的,只有維持項目運營,謹慎觀望。
  規模較小的邊貿公司則慶幸,此次朝鮮的政局變動發生在一年行將結束之時。某邊貿公司潘經理稱,朝鮮實行計劃經濟,年底各項指標差不多已經達成,政局變動影響不大,而且給他們留下了足夠的觀望時間。另一家邊貿公司孫姓負責人則相對樂觀,他認為邊境貿易數額小,商品接近日常生活,遭受影響的可能性小。
  張成澤遭處決後,位於丹東市區的口岸正常開放,載貨車輛仍在排隊辦理報關手續。相比之下,黃金坪、威化島經濟區則少有人至。
  自2010年始,朝鮮原最高領導人金正日連續三次訪華,與中國達成了建立羅先經貿區和黃金坪、威化島經濟區的共識,張成澤高度參與其中。2011年,張成澤出席了黃金坪經濟區開發啟動儀式。金正日去世後,張成澤被認為是朝方推進兩個經濟區開發的主要人物。2012年8月,張成澤訪華,代表朝鮮與中國簽署了黃金坪、威化島的合作開發協議,經濟區管理委員會在此期間宣告成立。
  作為兩島的首先開發者,黃金坪經濟區的發展迅速進入蜜月期。當年9月15日,黃金坪管委會辦公樓奠基,管委會正式招聘工作人員,經濟區投資說明會隨即舉行。丹東官方開始宣傳圍繞新鴨綠江大橋、黃金坪島和威化島進行的“一橋兩島”城市發展戰略。
  據媒體報道稱,2012年12月中旬,從丹東一側可望見黃金坪經濟區內,工人繁忙地推進工程。
  但是現在,黃金坪經濟區的發展變得低調。黃金坪經濟區管委會在一處新建樓盤臨時辦公,一位工作人員稱,一年前奠基的辦公樓“還沒蓋呢”。管委會及經濟區建設對外的原則是“不宣傳”。2013年,管委會曾召開企業家座談會,介紹黃金坪經濟區的建設情況,但會議內容並未對外公開。2013年12月18日,在黃金坪經濟區,在媒體描述中曾經如火如荼的施工場景已看不到,只有數輛挖掘機停在經濟區出入口,規劃中的配套區目前也沒有建造跡象。
  羅先經貿區冷熱
  羅先經貿區與黃金坪、威化島經濟區同時啟動,但朝鮮對羅先的實際開發更早。這個與延邊州琿春市接壤的經貿區,因為在張成澤的判決書中被提及,由此引發了更多猜測。
  1994年,朝鮮設立羅津-先鋒直轄市,成為了早期的自由經濟貿易地帶。2010年,金正日訪華前夕,羅先升格為特別市,並修改了《羅先經貿區法》。此後,中朝協定共同開發和共同管理羅先經貿區,《羅先經貿區法》再度修改,並於2012年實施至今。該法確定,在經濟貿易區內有計劃地設立以高新技術產業、國際物流業、裝備製造業、一次加工工業、輕工業、服務業、現代農業為主的產業區。
  羅先之於中國,其不凍港有很大發展價值,從該港口經日本海的海運物流,對東北地區的發展意義重大。
  琿春東林經貿公司在2005年即試圖開發羅津港碼頭。當年8月,東林公司與琿春邊境經濟合作區保稅有限公司一起作為中國投資方,與朝鮮羅先市人民委員會經濟協作局共同組建了朝鮮羅先國際物流合營會社,計劃打造“路港區”。
  “路港區”項目計劃建設朝鮮元汀至羅津的中國標準二級公路,改建羅先港3號碼頭,建設工業園區和保稅區等。
  東林公司董事長範應生稱,這一項目受到了朝鮮國內政治因素的制約。朝鮮半島局勢複雜,朝鮮中央政府以政治為重,加之朝鮮非亞行、世行成員國,並因核試驗受到國際製裁,項目籌措資金困難。最終,“路港區”項目未能如願實現,這是中資企業投資朝鮮最常見的困境。
  2012年,羅先經貿區正式啟動後,最先進行的項目中,元汀至羅先的公路建設、建設並租用羅先港碼頭等均能看到“路港區”的影子。
  時過境遷,落實這些項目的並非東林公司,但範應生仍在聯繫更大規模企業,在羅先經貿區進行投資。但他再次受到了朝鮮國內政局的影響,張成澤事件令他的計劃推遲。
  而對於在圈河口岸邊居住的普通農民,張成澤事件對他們的直接影響是,羅先的賭場停業,前往朝鮮賭場的中國人減少,飯店和商店門可羅雀。
  但範應生仍對羅先經貿區前景保持樂觀,他認定,羅先經貿區的建設是金正日的決定,而非張成澤。一位商界消息人士透露了同樣樂觀的信息,羅先經貿區開發確認是國家行為,中方或將於近期組建一家混合所有制企業進行投資。
  “經濟合作對中朝都有好處”
  2013年12月以來,延邊大學朝鮮韓國研究中心主任金強一已經出差四次,參與有關朝鮮的研討會。
  近年來,韓國媒體每年會分析中國占朝鮮對外貿易總量的比重,判斷朝鮮經濟對中國的依賴度。一種說法是,2007年這一比重是67%,並逐年攀升,至2011年達到89.1%。這其中,朝鮮對中國的進口貿易額大於其對中國的出口。
  遼寧省2013年1至9月份對朝貿易,出口額為10 .68億美元,同比增長6.18%,進口額則為8.19億美元,同比減少1.41%。這還要考慮4月以來,中國嚴格執行聯合國對朝鮮的製裁決議。
  對中國經濟依賴度高,是朝鮮不敢貿然改變的原因之一。對於中國,金強一則認為,朝鮮半島的穩定利於中國的發展,羅先經貿區的打開,能夠大大降低東北地區經濟發展的物流成本,對於中國佈局東北亞也非常有利,“經濟合作對中朝都有好處”。
  從國際政治角度,金強一分析,朝鮮半島穩定才有利於中國的發展。他曆數了自清末以來,朝鮮半島局勢有變對中國造成的不利影響。
  呂超曾擔任遼寧省社科院朝鮮韓國研究中心主任,雖然已經退休,但仍然關註中朝關係。他稱,以往出現過朝鮮商社領導更換而導致與之合作的中國企業利益受損的情況,中國商人的擔憂並非毫無根由,但張成澤事件之後,暫時還沒有出現此類情況。
  呂超認同黃金坪經濟區建設緩慢,但他認為事出有因。“共同開發和管理畢竟是新事物,有例如法律、管轄權等等問題需要解決,不僅僅是硬件建設。”
  南都記者 張晗 發自丹東、延邊
(觀望中朝經貿區)
(編輯:SN028)
創作者介紹

羊毛被

ic31icmar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